知念

【枪弓】无题

续篇

·高度意识流/ooc/人称混乱,慎入
·专业发刀选手从医院里放出来了大家快跑(……)
·大概是FHA的背景



其实取了个名叫Blade and Flower,但是懒得改标题了(…)


23:56
桌子上的通讯终端振动了两下,屏幕亮了起来。
他拿起它,指尖挪动,点开未读信息的提示。

「From:??? 19:00:00

任务未完成提醒

TIME LEFT:5:00:00」 


「From:??? 20:00:00

任务未完成提醒

TIME LEFT:4:00:00」


「From:??? 21:00:00

任务未完成提醒

TIME LEFT:3:00:00」


……


「From:L  23:55:55
最后三分钟,老地方见。」



23:57

港口

他从黑暗中走出,果不其然看见了对方的身影。
对方也看见了他,没有说话,只是眉梢上挑,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两边都已经换上全副武装。
他向对方走过去。对方上前拥抱他的时候,他没有回避。
自我暗示在一瞬间开始,完成,魔力在他手中凝聚成熟悉的剑刃。
「好久不见。」他对它说。

利刃穿透虚拟的血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如此真实。

血溅到魔力构成的武装上,滚烫的温度很快变得冰冷而黏稠。

滴答。滴答。滴答。

红色的液体沿着刀尖滴落,浸入尘土,然后消失不见。



23:58

「我接到的任务是在今天结束之前杀了你。」他说,言语间没有丝毫犹豫。

「真讽刺啊……Archer。」他看着从自己胸口冒出的锋刃,又抬头看向面前表情淡漠的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声中夹杂着呛咳,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缓缓垂下。



23:59

他们相互对视。

视网膜上投下虚糊的实像。

——快要来不及了。

他看着视野里越来越模糊的人,索性直接凑上前去。

他知道对方不会抗拒。



23:59:30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这个吻全程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魔力铸成的武器在尽到其使命后便化作粉尘,消失不见,所以并不会造成额外的伤害。



23:59:35

唇与唇相互分开的时候,他松开对方,后退几步,脱力地跌坐在尘埃里。



23:59:40

「我的任务是,在今天结束之前,成功向你索取到一个吻。」

他满意地欣赏着对方一瞬间凝固的表情。


「但是,看起来……好像失败了啊。」


23:59:45

灵核被贯穿。

「他」避免了「那个」的惩罚。

却避免不了他「消失」的命运。


一片模糊的视野中,他看着那个身影走近。

然后他看着对方在他面前蹲下来。

世界鸦雀无声。


23:59:50
——能够互相陪伴到最后,是一件好事吗?
他蹲在对方身前,望着对方微微涣散的红眸,以及从那身体周围升起的蓝色荧光。



23:59:55
对方的唇片翕动,像是在说什么。
他听得仔细,却也仅仅能辨识出那是一串模糊的字符。
有三个音节。
——是什么来着?
「■■■」



23:59:59
意识化作空白的前一秒,眼前剩下的只是一片钢灰色。
随后无止境的虚无吞噬了一切。



00:00
对方的身形彻底消失在空气里,昭示着最后的胜利者的身份。
他望着眼前空旷的景色,静静地发了一会儿呆。



00:00:10
他从梦中惊醒。
床头柜上的通讯终端屏幕亮着,有些好奇地,他伸手拿过它,发现是新信息的提示。
他点开那条信息。


「From:??? 00:00:10
任务:
A在本日结束之前杀死L,不论理由和方式。
TIME LEFT: 23:59:50... 」



END

睡前瞎糊系列
灵感源于下午做的梦……类似国王游戏?

评论(7)
热度(30)

我要写HE(假的)
专业xjb写选手,以发刀为常态,不发刀为例外。
恋爱向/搞笑向/HE苦手,请勿抱有过多期待。
医学狗/老中医预备役/过期文科生。
混乱邪恶极度杂食,本命库丘林/鬼使黑/中原中也/黄少天/狛枝凪斗/亚瑟·柯克兰,排名不分先后,相关cp通吃(部分乙女除外)

© 知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