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念_直须看尽洛城花

【C汪咕哒】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

·乙女向

·糖拌玻璃渣

·超短,流水账,对话流,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有人看的话没准会写个c汪角度的番外(喂)

·Ready?






这是一个,关于重逢的故事。










0.

小姑娘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姑娘。

她有着阳光一样闪耀的橙色头发,以及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

她不知道自己从哪来,只知道自己和很多其他的小孩子一起,住在福利院里。

 

在离福利院不远的地方,坐落着一幢别墅。

小小的小姑娘知道,那里住着一个人,一个有着蓝色长发的男人。

每隔几天,那个人都会到福利院来,在一群小孩子的包围之下,给他们发糖果,还有讲故事。

小姑娘并不是很爱凑热闹,所以大多数时候,她只是站在人群外围,静静地看着那个人,看着他被风吹起的天蓝色长发,看着他红宝石一般璀璨却又不失沉静的眸子,看着他眯起眼睛露出笑容。

他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她在心里这么想着。

 

1.

真正和那个人熟络起来,大概是因为一次意外。

那一日,小姑娘在福利院后面的花园里玩耍,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子绊倒,整个人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她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好不容易翻了个身坐起来,后知后觉地感受到疼痛,她向下看去,然后看见了膝盖处破裂的伤口,渗着几丝鲜红。

在这里哭出来的话,会引来很多人,会被看笑话的吧。

所以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连抽泣都没有,只是眼前有些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身影。

“哎,怎么坐在这里了,小姑娘?……啊,摔伤了么。”

跟随而来的是熟悉的、低沉好听的声音。

一直忍着的眼泪就在这时毫无顾忌地掉下来,大颗大颗地划过脸颊,在地上摔成几瓣。

“喂,喂,别哭啊?真是的,老子最应付不来爱哭的小孩了……”

然后她感到一只大手抚上她的头顶,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揉了两把。

随后耳边传来撕开包装纸的声音,然后满是咸涩的泪水味道的口腔里忽然多了一丝甜蜜的滋味。

“乖,给你糖吃,不哭了啊。”

那是小姑娘印象中,同那个蓝色长发的男人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2.

之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在征求了小姑娘的意见之后,男人极为轻松地把她抱了起来,一把扛在肩上,带着她去找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处理伤口。

男人在与工作人员的交谈中得知了小姑娘的名字,在一旁安静听着的小姑娘也听到了男人的名字。

那是小姑娘并不认识的单词。

 

很快便到了男人离开的时候。站在福利院的门口,小姑娘听见福利院的阿姨温和的声音。

“立香,跟叔叔说再见。”

小姑娘觉得男人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像模像样地学了一遍。

“叔叔再见。”

然后小姑娘感觉男人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对劲了。

他生气了吗?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看见男人笑了起来,但是莫名其妙地,那个笑容让她感觉有些畏惧。

她看见男人蹲下来,目光与自己平齐。

“叫哥哥。”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

……原来他的年龄并没有那么大啊。

小姑娘在心里做了个鬼脸。

 

3.

那之后,小姑娘和男人大概就算真正地认识了。

男人依旧会在每周的某几个下午定时出现在福利院,被小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包围。与以前不同的是,小姑娘也开始出现在孩子们中间。说来也很奇怪,每次小姑娘都能发现自己得到的糖果比别的小孩子要多上那么一两颗,但是她把那些糖果藏在衣兜里,甚至都没有告诉福利院的阿姨。

在男人不出现的日子里,小姑娘会小心翼翼地翻出之前留下的糖果,剥开包装,放进嘴里细细品味。

很甜,像他给小孩子们读故事时露出的笑。

 

偶尔在福利院看得不严的时候,小姑娘也会一个人偷偷跑去别墅附近。

但是她找不到蓝色长发男人的身影,只能看见别墅的院子里养着的两条白色的、类似大型犬的生物。

或许是狼也说不定——她在心里这么想着。

 

4.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来福利院的次数逐渐变得不再规律,不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多。

那个男人再一次出现在福利院的时候,是两周以后。

小姑娘看着他再次被孩子们团团围住,被追问之前去了哪里,今天有没有新的故事,等等。

他要离开了。

小姑娘心里突然升起这样的预感。

 

5.

趁着福利院的阿姨出门办事,小姑娘又一次跑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不知道该说出乎意料还是不出所料,她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大哥哥。”

然后她看见他回过头来,脸上似乎有一瞬间的惊讶,但那丝惊讶很快便被笑容覆盖了。

“哦?是之前的小姑娘啊,你叫……藤丸立香,是吧?”

“大哥哥,”她看向他,“你要走了吗?”

空气静默了几秒钟。

“是啊,”然后她听见他说,“我要搬走了。”

“你要去哪里?”

“一个很远的、你去不了的地方。”他说。

“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不知道,”他说,“缘分这种事情,总是很难预测的嘛。”

好像很有道理。

似懂非懂地,小姑娘点了点头。

“啊,对了。”男人回过身去,在一堆杂物中翻找着什么。

小姑娘在他背后静静地看着他,直到男人找出一本书,拂去上面的浮灰。

然后小姑娘看着男人面对着她蹲下来,把书递到她手里。

“反正这本书我也用不上了,送给你吧。”

她懵懂地接过,看见书的封皮上写着“飞鸟集”三个字。

“谢谢你。”她说,笑得像吃了糖果一样甜。

 

夕阳的余晖慢慢笼罩上天空。

“再见了,大哥哥,”小姑娘说着,“我会记得你的。”

“再见,小姑娘。”

“如果真的能再见就更好啦。”

男人没有回答,看着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走远。

暮色四合,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指尖,那里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哈,已经不得不离开了吗。”

他自言自语着,没有人回答他。

 

6.

接下来的一周,男人没有出现在福利院。

小姑娘再次偷偷跑去别墅的时候,发现院门已经被锁上了。 

“真希望有一天能够再次相见啊。”

她对着无人的旷野说。

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可以读懂他送给她的诗集了吧?

 

7.

光阴飞逝,小姑娘走进了学校,拿起了课本,渐渐地识了字,懂得越来越多的知识,交到了新的朋友。

小姑娘长成了少女。

在某一天收拾寝室的书架的时候,少女从一堆书中翻到了某本诗集。

小心翼翼地,她掸去封皮上的浮灰,看见“飞鸟集”三个字。

她想得起来这是一个男人送给她的,但是她记不得他的名字,只能记起他的蓝色长发、红色眼眸,以及他温暖的笑容。

她翻开诗集,发现中间夹着一枚叶脉书签。

那一页会有什么呢?这么想着,少女翻到了夹着书签的那页。

然后她看到了一首诗。

「Some day I shall sing to thee in the 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I have seen thee before in the light of the earth,in the love of man."」*

这首诗给她很熟悉的感觉。少女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某个人的身影。

“如果能再见的话,到时候就把这首诗读给他听吧。”

这么想着,少女睁开眼,合上了诗集,小心地把那本书放在书架的最里侧。

 

8.

在那之后,生活日复一日地照常进行着,直到少女迎来属于自己的命运。

走在大街上碰到了莫名其妙的工作人员,被以义务献血检查身体的理由带到车上,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到达了位于雪山深处的某个人理存续保障机构。

经历模拟战斗之后意识不清晕倒在走廊里,与银色头发的后辈和某只神秘生物相遇,在所长的说明会上睡着被赶出来,遇见有着蜜糖色头发的医生——然后是突如其来的事故。

她握住银发少女的手。

 

“船到桥头自然直。”

 

9.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废墟和焦土之上。

肩负着沉重的责任,带领着银发的、已经变为亚从者的后辈艰难地战斗着,直到遇见某个拿着法杖的、蓝色长发的男人。

那一瞬间,记忆如同钟声般从遥远的地方传进少女的脑海。

记忆里的身影,与身前战斗着的男人慢慢重合。

但是无休止的战斗并不能给少女提供回想的机会。

 

10.

少女终究没有去确认自己的想法。

这里的战斗终于结束的时候,少女看着把法杖扛在肩上的男人逐渐化成金色的光点,心里仿佛有什么地方缺了一块。

 

11.

少女没想到的是能在召唤室再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啊呀,这回是作为Caster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呢。啊,是你们啊,之前见过吧?”

她听见男人笑着说。

应该是见过的吧,虽然并不是在那个生灵涂炭的城市,她想着。

“欢迎来到迦勒底,Caster。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从今以后将成为你的御主,请多指教。”

少女露出公式化的笑容。

 

12.

“这就是你的故事吗,Master?”

“不知道为什么,Caster,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小时候遇见的一个住得离我很近的大哥哥。”

“是吗,Master?我还从来没有被说过和别人很像呢。”

夜色笼罩着身为人类最后的御主的少女,以及她身旁穿着斗篷的蓝发从者。

“是啊,”少女说着,神情有些许落寞,“可是他后来搬走了,我再也没见过他。他送给我的诗集也不在了,不过我倒是还记得一首诗。你有兴趣听一下吗?”

“说来听听。”

 

13.

「Some day I shall sing to thee in the 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I have seen thee before in the light of the earth,in the love of man."」

 

14.

在很久很久以后,橙发的御主和蓝发的从者已经能够配合得十分默契。

他们所向披靡,他们战无不胜。

 

“Caster,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提过的那首诗吗?”

在某个晚上,少女向身旁的从者发问了。

“当然了,小姑娘。「Some day I shall sing to thee in the 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I have seen thee before in the light of the earth,in the love of man."」是这一首吧?”

没有等少女回答,蓝发的从者继续说了下去。

“这是《飞鸟集》中的一首。其实我对这首诗有些隐约的印象,虽然被召唤现界时会被传输关于这个时代的知识,但是这种熟悉感并不是来自于那种机械的灌输——啊呀,怎么说呢?就好像我以前曾经亲自读过它似的。”

 

少女垂在身侧的手悄然握紧。

 

15.

“说起来,小姑娘,我好像对‘藤丸立香’这个名字也有一点点印象呢。”

“Caster。”

“什么?”

“我们……在哪里见过吧?”

不是冬木,也不是迦勒底。

是在某个福利院后面的花园里,不慎跌倒的小女孩与蓝发男人的,最初的相遇。

 

16.

故事的最后,蓝发的从者在橙发少女的唇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终于又见到你了。”

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我的小姑娘。”

 

17.

“总有一天,我要在别的世界的晨光里对你唱道:‘我以前在地球的光里,在人的爱里,已经见过你了。’”

 

 




END


可能是有史以来产得最快的一篇糖

文中出现的诗选自泰戈尔的《飞鸟集》第290首,郑振铎译本,标题也是从诗里抽的x

第13节和第17节大概是凑字(喂)

请把第14节以后的c汪想象成满破满宝十绊并且喂杯子到了100级的c汪(。)

以上,感谢阅读_(:з」∠)_


评论(11)
热度(86)

If I'm alive now, then I was dead.
关爱咸鱼作者,请投喂评论。
是个发刀手,以发刀为常态,不发刀为例外。
医学狗/老中医预备役/过期文科生。
混乱邪恶极度杂食,本命库丘林/鬼使黑/中原中也/黄少天/狛枝凪斗/亚瑟·柯克兰,排名不分先后,相关cp通吃(部分乙女除外)

© 知念_直须看尽洛城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