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念

摸鱼庆祝200粉(不是)

大概是按照不死鸟(→这里)的大纲写的一个片段

原设定请走→

1个剧透:

影弓被组|织发现得了PTSD之后被监禁起来(原因不明,已知影弓已经丧失战斗能力)。因为C汪和影弓之前曾经和罗曼有一面之缘,C汪死了之后罗曼“偶然”听说了影弓的事,于是靠着过硬的后台把影弓弄了出来。本文写的就是影弓视角这件事情的一部分经过。



·第六特异点序章剧情借鉴有(?)

·文中Emiya=影弓

·文风很谜,ooc有,bug有,欢迎讨论指导和交流,作者已经变成咸鱼了……






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

自从在这里醒来开始,在他清醒或者说是有意识的大部分时间里,所能够感受到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脑海里偶尔会浮现出一些杂乱无章的想法,也会有一些破碎的语句,他曾经试图把它们连缀在一起搞出个次序来,然而大多数时候结局不过是无果而终——漫长的黑暗之中,思考的能力早已被抑制到最低状态。不,不如说,在陷入这片黑暗之前,在很久以前,那种东西就已经因为毫无用途而被丢弃掉了。

不想思考,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去思考。因为大多数的问题,似乎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所有疑惑着的东西,似乎又都是不应该被质疑的。

或许曾经在某一刻记得这些事情,但是在这样漫长的黑暗里,保存记忆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黑暗会吞噬一切,无论是记忆,还是心灵。


然而即使被放空,大脑也始终是不甘寂寞的。最主要的功能被抑制了,就要拼命找点什么别的事情去做,就像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一般,确认自己是活着的——确认自己没有退化。

于是冥冥之中,大概是从意识完全恢复并且认识到自己「被囚禁」的处境的时候起,他开始尝试着做些什么。

比如,在每一天负责的人送来补给时,借着从门的缝隙漏进来的惨白的灯光,用那几秒的时间触碰到墙壁,待人走后用微长的指甲在墙壁上缓慢而用力地划过一道,留下不深不浅刚好能被触及的痕迹。

——这是他用来记录「被囚禁」的时长的方式。

在这里感受不到白昼,也感受不到黑夜,所以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勉强地记录——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数到三次补给才能切换至下一天。——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并不可靠,毕竟他并不知晓从他有意识开始的第一次补给送达的时间究竟是不是早晨。

「今天」也是如此。在「今天」的第一次补给送达的时候,他照例伸出手去确认墙上的划痕,并且在确认数量之后复又添上一道——第三十道。

「今天」是他被囚禁在这里的第三十天。


但是,「今天」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门被打开,随即又关上,然后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再然后归于一片死寂——本应是这样的发展,但不知为何,这一次,隔着那扇门,他听见对话的声音,微弱,却不容忽视。

「真是久违了」——脑海里不知怎地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他并没有心思去辨别那些对话的内容,然而那些声音却不请自来,毫无阻拦地传入他的耳朵。

“支付的报酬已经满足你们开出的条件了吧?那么就这样说定了,之后他就交由我处理,这样可以吗?”

“没有问题。那么成交,■■■先生。”

他没能辨认出那个名字,但是却对那样的声线感到熟悉——就仿佛一开始那种声线就存在于脑海里似的。

记忆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钟声,在心底荡起一丝涟漪。

随后他听见了更多的声音。趋近的脚步声、钥匙哗哗作响的声音、锁被打开的声音,以及自己似乎变得急促起来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深沉的黑暗会将一切声音不遗余力地放大。

然后,他看见了光。

虽然只是外界传来的灯光,但是似乎因为太久没有接触过如此大面积的强烈的光线,他不由得眯起眼睛。

庆幸的是听觉依旧敏锐,首先入耳的是大概应该称之为「看守」的人的声音。

“准备一下吧,有人要带你出去。”

瞳孔缓慢地调整着大小以期适应周围突然变得明亮的环境,在视野终于变得清晰的时候,他终于能够看见眼前的人。

来人有着浅淡的蜜糖色的微长卷发,高扎成一束,那样的颜色令他联想到阳光。他看到那人望着自己,脸上的微笑似乎并不限于礼节性的刻板,翠色的眸子恍若两泓清澈见底的湖水,透着春日的暖意。

“你好。初次见面……嘛,应该算是初次见面吧?”似乎是怕他不能很快理解一般,对方开了口,一字一句放缓了速度说着,“我的名字是罗玛尼·阿其曼。职业的话,应该算是一名医生吧。”

罗玛尼·阿其曼——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快要生锈的思维重新开始运转。尽管并不认识,但是这个名字着实唤起了一丝萦绕在心头的熟悉感——就好像他们的确不是初次见面,而是曾在哪里见过似的。

为了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回应,缓慢而木然地,他点了点头。

“首先先确认一下状况吧。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那人俯下身来——这样便与他视线平齐——继续问着。

脑海里浮现出熟悉的单词。那应该是自己的名字,他想着。

“……Emiya。”

本能地道出那个单词。似乎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发声,开口时沙哑的声音令他自己也为之一惊。

“看来状况没有想象中的差。”来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视线偏离了几秒,随后又回到他身上。与此同时,他发现对方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但是考虑到你可能会难以接受,所以请做好心理准备。”

得到他再一次的点头之后,对方继续说了下去。

“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都已经不再适合战斗了。我同你的上司交涉过了,从现在开始,我来负责照看你。”

他看着对方重新站起身来,眼神却依旧锁在自己身上。

“现在我有权带你离开这里,”他看见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到自己面前,“不过,选择留在这里,还是选择跟我离开,就是你自己才能决定的事了,Emiya先生。”

就连这样的姿势也很熟悉,他暗忖着,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男人对着他伸出过手,然而其他的细节已经无从回忆。

也许是因为突然的用脑过度,头开始隐隐约约地痛了起来。

“……我会跟你走。但是,为什么。”

抛出似乎是问句的东西,内容简短,声音艰涩,将问话者疲惫的情绪传达得淋漓尽致。

“居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吗?”来人依旧微笑着,波澜不惊,“追根究底可不太适合现在的你呢……不过,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某个人’的愿望吧?”

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什么人的身影,但是转眼又消散了。他记不得那是谁,但是很明显的是,脑海里出现的身影给自己的熟悉感要比眼前的人更加浓重。

犹豫了一瞬,他伸出手去。


从黑暗的室内走出来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身处于规模很大的建筑内。

被看守跟了一路直到建筑物的门口,有着蜜糖色长发的人和颜悦色却又带着威慑般劝说了那些人几句,他才终于得以脱离监视。谨慎地坐进那人的车里,他望向窗外逐渐远去的、似乎曾经熟悉得很的景色,眼神里透出迷茫。

对于像他这样的雇佣兵而言,不能战斗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存于世的意义。但既然还活着,就算是一颗濒死的心,也不免对未来有所期待。

“要去哪里,罗玛尼医生。”

“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前排的驾驶座上传来声音。

“啊——还有啊,罗玛尼这个名字我不太喜欢啊。阿其曼,这样的名字也显得有些傲慢了。”那人没有回头,只是说着。

“就叫我罗曼吧。罗曼医生,听起来不错吧?”

车子越开越远,直至消失在旷野的微光里。


突然END()


评论(4)
热度(26)

我要写HE(假的)
专业xjb写选手,以发刀为常态,不发刀为例外。
恋爱向/搞笑向/HE苦手,请勿抱有过多期待。
医学狗/老中医预备役/过期文科生。
混乱邪恶极度杂食,本命库丘林/鬼使黑/中原中也/黄少天/狛枝凪斗/亚瑟·柯克兰,排名不分先后,相关cp通吃(部分乙女除外)

© 知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