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念

【枪弓】La Mort

·说出原梗也没人信的(有改动)

·基本没有名字,全是借代(…)

·强行刀(?)日常欺负Lancer系列,慎入

·设定在文后,如果有bug的话欢迎指出和讨论orz

·原梗也在文后,看完欢迎殴打作者……

·汪没死,真的,相信我……

 

 

La Mort *

 

 

漆黑一片的夜里,青年有些踉跄地在街上走着,漫无目的,却又像是搜寻着什么。他的左手覆在胸腹部的伤口上,那伤口很深,似乎贯穿了整个体腔,汩汩流出的鲜血已然将贴身的衬衫染红,就连束起的蓝色长发也沾满了斑驳的血迹。他的身上不止有这一处伤,但很明显这是最严重的一处。

单枪匹马闯入敌对方组织的结果就是这样,果然不能高估自己的运气。他有些模糊地想着——虽然对手是被解决了,但是自己这边付出的代价好像也相当惨重嘛。

自嘲一般,他叹了口气,于是被锁在喉咙里的血味也跟着飘散出来。近似于铁锈的味道让他想起某个人,那家伙有着一双平日里基本看不出情绪的钢灰色眼眸,有着一头一丝不苟梳得整齐的白发,还有似乎是因为常年持有武|器而留在身上的铁锈味。

脑海里飘过杂乱无章的想法的时候,眼前出现了轮廓模糊的红|色建筑。他缓慢地走近,眯起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涣散的红眸,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勉强看清牌匾上印着的“TELEPHONE”。

——说起来,自己刚才好像是想给那家伙打电话来着。

于是他暂时挪开护着伤口的手,拉开电话亭的玻璃门走进去,带上里面的门闩,在裤兜里寻到几枚可怜的硬币,然后有些费力地将它们扔进付费电话的投币口。

他拿起话筒,手指微微颤抖着按下一串按键。

 

通讯连接的声音似乎响了很长时间,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喘息声听起来没有那么沉重。

然后电话被接通了。

「您好,请问是哪位。」

听筒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的一刻,紧绷着的神经仿佛一瞬间放松下来,如果不是扶着电话机,他觉得自己很可能会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那样说不定就又要多解释一件事了,大概会很麻烦。

所幸他没有。

然后他喘息着开口。

「Emiya,」他说,「是我。」

「工作的时候叫我Archer。」对方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背景音乐似乎是菜刀正在切着什么食材、磕在砧板上发出的声音。

「好,好,知道了,下次一定注意。」

他笑了笑,那人总是在一些无谓的细节上计较这么多——明明根本没几个人有机会知道那家伙的真名。

「你那边弄完了?怎么不用手机。」依旧是对方的声音。

「啊啊,早就完事了,」他无所谓地说着,「刚才遇到了偷袭,手机那个时候就坏了。真不划算,还要换新的。」

他似乎听见话筒中传来对方的轻笑。

「光之子居然会被人偷袭?真是稀奇。」

眼前有些发黑。现在可没心思跟那家伙吵架,他想着。

「笑什么笑,你这混蛋。」语调中透露出不满,「你那边怎么样了。」

「还有56分钟,这道菜上了之后就差不多了。」

接近一个小时吗……他挑了挑眉,时间好像有点长,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能不能撑住。

「没事的话我先挂电话了。」

「别,」他在那人付诸实际行动之前开口,「听老子把话讲完,很短的。」

「你说。」

「……老子身上就一块五,全都用来打电话了。」

「嗯。」

「今天就不等你了,反正你也不在,一样没人做饭,老子就不去你那里了,今晚回自己家住。」

「行,你照顾好自己。」

「对了还有……」

发声的过程突然被打断。感到温热的液体涌上喉咙,他紧抿着唇想要咽回去,最终却还是抑制不住,咳了两声,皱着眉吐出一口血沫。

「怎么了?」话筒中传来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和关切,「你受伤了?」

「……没,」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含混,「可能有点感冒,躺几天就好了。」

「……真是完全对你放不下心来。」那人的声音里再度带上了无奈,「完事了之后我去你那里吧。」

「不用了,」他说,「通话时间快到了,老子自己回去了,希望你那边顺利一点。」

「……喂!库——」

 

 

没有继续去听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他把话筒放回原位,重新按住伤口,用空闲着的那只手推开电话亭的门,有些艰难地走了出去。

他似乎想要挺直背脊,然而下一秒胸腹部渗着血的伤口让他不由得又弯下了腰。

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他将身体靠上距离最近的一堵墙,似乎是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托付于此。

然后,如同彻底放松下来一般,他的身体慢慢地沿着墙滑下去,最终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失血使得呼吸变得急促,意识也仿佛沉入水中般模糊不清。背靠着墙壁,他力尽一般垂了头,脑海里有无数想法闪过,一瞬即逝。

——他似乎忘了告诉那家伙一件事情。

眼帘早已沉重得无法抬起分毫。连呼吸都难以为继的时刻,脑海里浮现出一双眼睛,钢灰色的,毫无波澜。

他勉强动了动沾血的唇角,扯出一个苦笑。

——好像忘了告诉他,自己今天其实可能回不去了。

 

 

 

番外:

菜刀脱手掉在砧板上的声音有些沉闷,他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这不该是一个特工所应具有的反应速度。所以刚才自己到底在因为什么而分神?

「需要帮忙吗,Emiya先生?」耳畔传来询问的声音。

「不,不用了。多谢。」

重新拿起菜刀继续做着手头的工作,然后他突然想起——是了,大概是刚才那个突然被挂掉的电话吧。

那家伙……应该不会出事吧?

 

*:题目La Mort,选自夏尔·波德莱尔的诗集《恶之花》最后一个部分的标题,意为死亡,大概是作者日常沉迷恶之花无法自拔的体现(……)

 

 

设定:

双特|工设定(?)汪就是比较能打经常被派去清场的那种,茶是有很多种身份经常在各种场合卧|底的那种,这篇设定的身份是五星级酒店的厨师

大概是汪和茶被安排分头剿|灭一个敌对组|织的任务(?)汪负责清小怪茶负责干掉boss(不是)然后这篇的时间点是汪的任务完成了但是茶的还没开始

汪没死!真的没死!后续大概是茶发现了哪里不对然后把汪捡回去了吧_(:з」∠)_

 

原梗↓

评论(24)
热度(54)

我要写HE(假的)
专业xjb写选手,以发刀为常态,不发刀为例外。
恋爱向/搞笑向/HE苦手,请勿抱有过多期待。
医学狗/老中医预备役/过期文科生。
混乱邪恶极度杂食,本命库丘林/鬼使黑/中原中也/黄少天/狛枝凪斗/亚瑟·柯克兰,排名不分先后,相关cp通吃(部分乙女除外)

© 知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