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念_直须看尽洛城花

【枪弓】(假装更新)这是一条if线

TIPS:
其实之前高考作文梗→这里(见第6小节),本来想写狗子被书架砸了之后一开始看着像没事人,书被拿开之后拍了拍灰就起来了,然后跟茶把店里的事处理完之后再晕的,比如倒在茶怀里(?)但是后来查了一下脑震荡症状,感觉写文也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专业啊,还是要符合医学常识的(……)于是就没有写x本来可以更虐的!(喂)

然后半夜一时兴起写了个小片段……

ooc注意

Ready?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库丘林]使用了技能[战斗续行](不)












他伸出手想要把那家伙拽起来,但是最终却只是用手背碰了碰那人的脸颊。

想冲他喊“起来了”,但是声音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最终只是出声轻唤那人的名字。

“……库丘林……?”





空气静止了几秒,然后红色的眸子睁开了。

“什么情况……”手撑着地面起身,蓝发青年拍了拍身上沾到的书架倒下时带起的灰尘,随即站了起来,“被这么多东西一起砸谁受得了啊!”

边抱怨着,还小声嘀咕了几句不三不四的话,看起来完全是个没事人的样子。

“……你没事?”险些被对方之前的反应吓得大脑当机,反应了好一会,Emiya才望向旁边站着的人,语气里掺了几分不可思议,以及几乎被掩盖在那份不可思议之下的关切。

“切,你把老子当什么了啊Emiya?”库丘林耸耸肩,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种程度连轻伤都称不上吧?死不了的,放心好啦——”

——然后似乎试图活动筋骨的青年身形突然一滞。

“……呃,好吧,”白发青年耳畔传来对方轻微的吸气声,“还是有点痛。”

“……所以你在逞什么强?脑子被砸坏了么?”Emiya叹了口气,“有这个说大话的时间还不如赶快收拾眼前的烂摊子,表现好一点的话我或许还有时间帮你检查一下伤到了哪里。”

“检查什么的没必要吧?”蓝发青年脸上浮现出一贯的笑容,红色的眸子里满是挑逗的意味,“说不定你陪我呆一晚上伤就会好了,对吧Emiya~”

“……少废话,没事的话就赶快干你的活。”
像是想要掩饰什么般侧过头去,白发青年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确认地震彻底停止并且重新把书架和散乱的书籍收拾好时,距离两人上一次对话已经过了足足半小时——就连Emiya都有些怀疑,为什么那家伙刚才出奇地安静。

想来想去果然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吧,他思考着,不免有些内疚,毕竟那家伙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果然应该好好检查和处理一下才是。

“走吧,”他对着身后的人说,“跟我去储物间。”

然而身后迟迟没有传来回应。

“Emiya。”就在怀疑开始生根发芽的时候,白发青年听见对方的声音,不似以往的精力充沛,反而带了几分迟疑。

“我头有点晕。”他说。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Emiya转过身,一句“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看见对面蓝发青年的身体晃了晃,随即直直向前栽了下去。

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在那人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扶住他,支撑着伏在自己肩上的重量,白发青年内心被前所未有的惶恐充斥。

“库丘林?!”

保持着姿势没敢动弹,只是像之前一样在他耳边呼唤着。

但是这一次,紧闭着的双眸没有睁开,微抿着的嘴唇也没有吐出任何轻佻得让人只想揍他一顿的话语。失却意识的蓝发青年苍白着脸,就那么倒在Emiya怀里,虚弱得像是被扯断了线的木偶。

感受着伏在自己肩上的人浅而急促的呼吸,Emiya觉得,自己的理智大概马上就要被消耗殆尽了。





不负责任的END(喂)

沉迷虐狗无法自拔,嗯,我大概是个假粉……?(x)

评论(12)
热度(24)

If I'm alive now, then I was dead.
关爱咸鱼作者,请投喂评论。
是个发刀手,以发刀为常态,不发刀为例外。
医学狗/老中医预备役/过期文科生。
混乱邪恶极度杂食,本命库丘林/鬼使黑/中原中也/黄少天/狛枝凪斗/亚瑟·柯克兰,排名不分先后,相关cp通吃(部分乙女除外)

© 知念_直须看尽洛城花 | Powered by LOFTER